一个小区的电梯之争何以激烈至此

日期: 2020-11-18 来源: 四川日报
【字体: 打印

老旧小区加装电梯,是一个十分现实而紧迫的问题:从总量上来讲,四川至少有10万栋住宅有电梯加装需求,成都目前无电梯的老旧住宅存量达4万套左右;也是一个不易的过程:截至201912月底,成都全市取得电梯使用登记证投入运行仅162台,与需求相比,有巨大缺口,进度尚需加快。今年9月底,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工作的实施意见》,再次明确支持老旧小区居民加装电梯。

老旧小区装个电梯,难点在哪里?即日起,四川日报·川观新闻民情栏目推出《老楼装新梯,难在哪里?》系列策划,从协调机制、资金来源、审批机制、行业管理等方面进行关注。

近日,有网友通过四川在线问政四川平台和四川日报民情热线反映:成都市温江区柳城街道凤溪大道社区向阳花园B区在老旧小区电梯安装中产生纠纷,部分高层住户针对暂未签订安装协议的低层住户采取谩骂、骚扰、威胁等手段,导致双方多次闹到派出所。

向阳花园B区的业主们为何因为安装电梯闹到如此地步?老旧小区装电梯,难在哪里?记者进行了调查。


邻里间的电梯之争

高低楼层邻居间发生激烈冲突,电梯安装计划搁置

 

近日,记者来到向阳花园,BA1单元2楼住户袁阿姨指着防盗门上方安装的摄像头,对记者说:都是安装电梯给闹的。

袁阿姨说,2个月前,因为不同意安装电梯,高层住户对她多次进行谩骂和骚扰,913日晚1140分,自称要买该楼栋6楼房子的外来人员带着几个人,拿榔头和铁棍砸她的家门。报警之后进行了调解处理,社区也出面调解。袁阿姨说,我本来就有心脏病,因为被惊吓还打了120送到医院急救,被逼无奈才装上了监控。

同一小区2单元1楼住户吴高全一家也有同样的困扰。记者在其家门口看到,为对付骚扰,吴高全的老父亲吴大叔在门口准备了棍子等防身利器

安装电梯为何闹成这样?2002年建成的向阳花园B区,是典型没有电梯的老旧小区,袁阿姨和吴高全所在的楼栋,因为高层住户和低层住户协商不好,直到现在还没定下电梯安装方案。

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同意了,就低层的几个户主不同意,这让我们也很为难。向阳花园B区推动老旧小区装电梯的业主之一张晓俊告诉记者,像其他老旧小区一样,该小区老龄化情况比较突出,60%以上的户主都是老年人,安装电梯的需求急迫。

袁阿姨也很气愤:电梯安装的位置,就在自家客厅边上,噪音、遮挡光线、房子贬值等问题都是现实存在的。

因为过激的行为和居民始终难以达成一致,向阳花园BA栋电梯安装计划搁置。没办法,只有暂时停下来,就看下一步咋个协调了。张晓俊说。

 

政策是否过于严苛

只要一户不同意,电梯就装不了,大多数副省级城市已放宽这一要求

 

邻里之间,为安装电梯,纠纷不断,这样的情况不是个案。

成都简阳市简城街道金水街社区金兴大院12单元、成都市高新区桂溪街道丽日清风小区112单元等小区居民均拨打民情热线,反映相同的问题。曾对老旧小区加装电梯进行专题调研的成都市政协委员冉鸣告诉记者,根据他的调研,老旧小区装电梯受阻,80%以上的原因是业主协调达不成一致。

麻烦的是,按照现行政策,只要一户不同意,电梯就装不了。凤溪大道社区党委书记张洪涛告诉记者。

2015年出台的《四川省既有建筑电梯增设指导意见》,明确电梯增设的重要实施条件是经增设电梯梯号全体业主住户同意20188月,四川参考北京、广州、上海等地做法,由成都市先行先试,将该条款调整至既有住宅自主增设电梯应当经本单元、本栋或本小区房屋专有部分占建筑物总面积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且占总人数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同意,其他业主无异议。

两个三分之二,我们小区早已达到了这一标准,但卡就卡在了其他业主无异议这点上。张晓俊说。

对此,不少人认为,政策过于严苛,应该调整。省人大代表蒋乙嘉曾做过调查:就住户是否同意增设电梯问题,在全国副省级城市中,绝大多数规定三分之二同意即可,仅有成都市和哈尔滨市规定要其他业主无异议或全体同意。记者查询媒体报道发现,去年底,上海市等城市也把业主同意率条件,放宽到三分之二业主同意即可。

 

基层组织是否到位

居民遇到疑问和矛盾,常常会发愁不知道找谁去协调

 

有的政策比较严格,而有的政策却没有严格落实。

记者查阅到《四川省既有建筑电梯增设指导意见》,里面明确要建立以乡()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社区居委会为主体的协调机制积极做好居民的政策宣传和相关协调工作。但对这一点,记者采访中,发现部分社区居委会负责人等似乎并不清楚。凤溪大道社区相关负责人就认为:老旧小区安装电梯属于居民自治范畴,社区不好提前介入,只能是居民协商好之后,社区备案,向上级申请财政补助。

温江向阳花园B区业主吴大叔表示,在小区讨论装电梯过程中,社区居委会前期仅仅只是组织了一次全体业主见面会,后来的协商,都没有通知我们这些有不同意见的业主参加了”“发生冲突后,社区居委会介入调解,但街道办相关负责人和工作人员仍然没有出面,成都市高新区桂溪街道丽日清风小区业主周俊告诉记者,该小区安装电梯楼栋虽然不是自己所属单元,但电梯位置却是位于小区车库出入口,这就涉及公共利益了,我们很多业主都提出了反对意见,但是人家就直接入场施工了,社区居委会也没好好协调。

很多现实的利益问题,靠我们自己你一句我一句,针尖对麦芒地吵,只能把大家越说越激动。有居民告诉记者。比如在向阳花园的争议中,居民的协商卡点之一就是补偿问题,张晓俊则告诉记者,他们曾提出可以给低层住户一些补偿,但一些人要求补贴几万元甚至上十万元的损失,我们难以接受。

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房管处相关工作人员也注意到这点,他告诉记者:我们调研发现,在老旧小区电梯加装过程中,很多居民遇到疑问和矛盾,常常会发愁不知道找谁去解决协调。为此,我们将向有关部门建议,要充分加强基层组织的引导作用。

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行政管理系系主任范逢春也认为:在一些加装电梯的案例中,我们看到,虽然基层组织没有完全缺位,但却远远没做到位。

 

声音

既应放宽业主同意率也需明晰补偿标准等

 

老旧小区改造中老楼装新梯,如何避免类似向阳花园B区这样的冲突出现?

对此,蒋乙嘉就在今年提交了一份建议,既有住宅自主增设电梯,经本单元、本栋或本小区房屋专有部分占建筑物总面积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且占总人数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同意即可,他认为这也与《物权法》的规定相一致。

民建成都市委员会提交的一份集体提案里则建议,放宽业主同意率需求的同时,还应细化相关政策及标准,以更好地兼顾高低楼层之间的利益。对电梯加装工作进行细节指导,对分歧点及建筑间距、建筑退让、建筑高度、采光通风条件等细节进行专属技术管理规定,以具体指标使得规划管理工作趋于标准化。

除了施工标准,高层住户对低层住户的补偿机制也应该进一步明晰。还有专家认为:必须看到,安装电梯确实会损耗低层住户的一些权益,高层住户应该对低层住户有所补偿,具体补偿标准上,可经相关部门详细调研后,根据不同类型的小区出台指导建议,也可以在具体案例中,指定有相关资质的第三方评估确定补偿标准,以免无据可依。

另一方面,在范逢春看来,老旧小区加装电梯,是社区治理的重要内容,基层组织不能抽身事外否则即便政策调整了,纠纷依然可能产生。

范逢春表示,在老旧小区电梯加装中,基层组织可以做好老旧小区电梯安装中的居民培训工作、搭建有效的沟通平台、提供示范案例等更多具体指导,把基层社区组织、基层政府的引导力量恰当地发挥出来。

冉鸣持同样的观点。目前来看,在组织动员上,我们的地方政府(街道办事处)、社区居委会和物业公司没有积极性,对反对业主的引导说服工作没有太多作为,只是被动调解矛盾。他建议,街道办可成立既有住房自主增设电梯协调指导组,对推进中的困难,尤其是来自住户的阻力和物管方面的拖延多做工作,发挥住户自主难以发挥的作用。

 

他山之石

老楼装新梯上海这样做

 

在上海,由于基层政府主动推进等因素,其加装电梯的楼栋数从2018年立项188栋,到2019年立项624栋。

以上海市虹口区江湾镇街道逸仙小区为例,1027日,该小区14个单元加装电梯同时开工,该小区将全部安装上电梯。据了解,在安装电梯协商过程中,基层组织的作用不容忽视——该小区成立加梯临时党支部,使每栋楼都有党的组织在引领、每个楼道都有党的工作在推进、每名党员都在社区发挥作用,确保成功推进。同时,区房管局、街道领导下沉一线,通过一周一例会、一周一分析、一周一推进,为加装电梯工作理清脉络、突破阻力。

 

版权所有:南充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 蜀ICP备05029665号

地址:南充市市政新区二号楼一楼

网站标识码:5113000057 川公网安备51130202000205号    联系电话:0817-2666263